财新传媒
2012年09月16日 17:42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傅国涌


杭州文三路上今天有反日游行,警察们大概在保护游行队伍。


【按:杭州街头反日游行,造成有些路段如环城北路封道,大批人因为没有等到公交车只好步行回家。这篇小文是2004年6月写的,关于民族主义的看法即使过了这些年,还是有现实感的。贴在这里。】

中文网络论坛的兴起还是最近几年的事,其影响正与日俱增,成为社会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几位青年朋......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6日 17:42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

傅国涌


杭州文三路上今天有反日游行,警察们大概在保护游行队伍。


【按:杭州街头反日游行,造成有些路段如环城北路封道,大批人因为没有等到公交车只好步行回家。这篇小文是2004年6月写的,关于民族主义的看法即使过了这些年,还是有现实感的。贴在这里。】

中文网络论坛的兴起还是最近几年的事,其影响正与日俱增,成为社会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几位青年朋......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4日 19:09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何方先生的自印本。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傅国涌

【按:这是2011年,何方先生89岁生日时,我的一个视频谈话。如今他已90岁,依然耳聪目明,身体健康,关怀国事,思考、写作不已。丁东先生说90岁以上的老人保持如此状态的不多,107岁的周有光先生是一个,92岁的许良英先生是一个。】

何方先生......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4日 19:09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何方先生的自印本。

延安一代的暮年反思

傅国涌

【按:这是2011年,何方先生89岁生日时,我的一个视频谈话。如今他已90岁,依然耳聪目明,身体健康,关怀国事,思考、写作不已。丁东先生说90岁以上的老人保持如此状态的不多,107岁的周有光先生是一个,92岁的许良英先生是一个。】

何方先生......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3日 10:42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傅国涌 

[按:这是十多年前的旧文,收入《脊梁》。前些日子见到萧雪慧老师,知她长年坚持早起游泳,风雨无阻。看到她家的两间书房,多数为西方文明的书籍。窗台上的盆栽从不浇水,吸收雨露,自我生长。猫在跑来跑去。】







萧雪慧老师从一位学有所成的伦理学者,历经89波涛、牢狱之灾,她的影响早已超出了大学校园和她的专业领域。十年来她在极为艰难的环境下坚持学术研究,并拿出了沉甸甸的学术成果,由她主笔的《守望......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3日 10:42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萧雪慧:“我有一个梦”

傅国涌 

[按:这是十多年前的旧文,收入《脊梁》。前些日子见到萧雪慧老师,知她长年坚持早起游泳,风雨无阻。看到她家的两间书房,多数为西方文明的书籍。窗台上的盆栽从不浇水,吸收雨露,自我生长。猫在跑来跑去。】







萧雪慧老师从一位学有所成的伦理学者,历经89波涛、牢狱之灾,她的影响早已超出了大学校园和她的专业领域。十年来她在极为艰难的环境下坚持学术研究,并拿出了沉甸甸的学术成果,由她主笔的《守望......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2日 09:37

张思之先生回忆他的中学时代

张思之先生回忆他的中学时代

绵绵师魂谁继?

——追忆战时中学生活片断

张思之

【傅国涌按:2005年,张思之先生应我之约,写了《绵绵师魂谁继?》 ,我已经读过无数遍,每次重读,都有新的感动、新的收获。此文收入2006年春天初版的《过去的中学》,近日见到老人家,依然幽默,依然阳光。】



【布面油画 尺寸:95×80cm

诗人马莉作于2012年8月5日】

张思之(1927—&n......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2日 09:37

张思之先生回忆他的中学时代

张思之先生回忆他的中学时代

绵绵师魂谁继?

——追忆战时中学生活片断

张思之

【傅国涌按:2005年,张思之先生应我之约,写了《绵绵师魂谁继?》 ,我已经读过无数遍,每次重读,都有新的感动、新的收获。此文收入2006年春天初版的《过去的中学》,近日见到老人家,依然幽默,依然阳光。】



【布面油画 尺寸:95×80cm

诗人马莉作于2012年8月5日】

张思之(1927—&n......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1日 08:51

92岁的许良英先生依然在思考着中国的民主问题

92岁的许良英先生依然在思考着中国的民主问题


            1920年出生的科学史家、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许良英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最黑暗的岁月,在农村的煤油灯下编译了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对80年代影响甚大。他主编的《20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被金克木先生誉为——题为简史,实是大书。他与夫人、历史学家王来棣先生自80年代以来,二十几年了,一直致力于研究、写作《民主的历史和理论》,从古希腊、罗马、荷兰、英国到美国、法国。现在已大半完成。


 

我所知道的许良英先生

傅国涌

【这是我2000年......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1日 08:51

92岁的许良英先生依然在思考着中国的民主问题

92岁的许良英先生依然在思考着中国的民主问题


            1920年出生的科学史家、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许良英先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最黑暗的岁月,在农村的煤油灯下编译了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对80年代影响甚大。他主编的《20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被金克木先生誉为——题为简史,实是大书。他与夫人、历史学家王来棣先生自80年代以来,二十几年了,一直致力于研究、写作《民主的历史和理论》,从古希腊、罗马、荷兰、英国到美国、法国。现在已大半完成。


 

我所知道的许良英先生

傅国涌

【这是我2000年......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6日 10:18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傅国涌   

  

“欧美报纸,常常一篇社评可以影响一个内阁或一个部长的去留,中国的言论界则很少有这种力量。这当然非谓言论界本身的不努力,实际上这是中国的社会情形与欧美各国不同的结果。然而我们总希望中国的言论界,能够一天一天发挥更大的威力。我认为言论自由是要言论界自己去争的,决不能期望政府来给言论界以‘言论自由’。言论界争取‘言论自由’,自然要联合起来争,全体起来争,但是在这争取‘言论自由’的过程中,也得要有几个硬骨头的人物来领导一下。但是这种领导言论的责任,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负得起来......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6日 10:18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傅国涌   

  

“欧美报纸,常常一篇社评可以影响一个内阁或一个部长的去留,中国的言论界则很少有这种力量。这当然非谓言论界本身的不努力,实际上这是中国的社会情形与欧美各国不同的结果。然而我们总希望中国的言论界,能够一天一天发挥更大的威力。我认为言论自由是要言论界自己去争的,决不能期望政府来给言论界以‘言论自由’。言论界争取‘言论自由’,自然要联合起来争,全体起来争,但是在这争取‘言论自由’的过程中,也得要有几个硬骨头的人物来领导一下。但是这种领导言论的责任,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负得起来......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4日 18:28

在一个“彼此用毒药相互款待”的时代里,我们自己种点菜

在一个“彼此用毒药相互款待”的时代里,我们自己种点菜

大约1899年【应该是1989年】的春天,一位在美术系读书的好朋友写了一首诗,其中一句:“我们用毒药相互款待”,我觉得很好。二十三年后,这句诗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标签了。毒奶粉、毒胶囊、苏丹红、地沟油、农药喂出来的蔬菜、激素催出来的水果……层出不穷、极尽人类想象力之能,菜市场也不再是净土,一个有几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民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泡沫箱里种菜,无农药、无激素、不是大棚里制造出来的菜,如今已是奢侈品。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4日 18:28

在一个“彼此用毒药相互款待”的时代里,我们自己种点菜

在一个“彼此用毒药相互款待”的时代里,我们自己种点菜

大约1899年【应该是1989年】的春天,一位在美术系读书的好朋友写了一首诗,其中一句:“我们用毒药相互款待”,我觉得很好。二十三年后,这句诗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标签了。毒奶粉、毒胶囊、苏丹红、地沟油、农药喂出来的蔬菜、激素催出来的水果……层出不穷、极尽人类想象力之能,菜市场也不再是净土,一个有几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民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泡沫箱里种菜,无农药、无激素、不是大棚里制造出来的菜,如今已是奢侈品。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30日 12:21

转帖邹建成:《这一天,那一天,哪一天?》

转帖邹建成:这一天,那一天,哪一天?

——读傅国涌《这一天迟早总要来》

(2012-8-29  来源:共识网)
 
  最早我读到傅国涌,是在五六年前我写一篇关于宋教仁的纪念文章,从网上搜索信息,看到傅的文章。我手边还有傅的一本《偶像的黄昏》,虽未与作者谋面,也不算特别陌生。
 
  最近在共识网上又看到傅的文章,我深有同感,却嫌有些意犹未尽,愿意写下一点文字来表达。如果傅先生看到,望不吝斧正。
 
  《这一天迟早总要来》一文不过短短两千字,以托尔斯泰的论......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30日 12:21

转帖邹建成:《这一天,那一天,哪一天?》

转帖邹建成:这一天,那一天,哪一天?

——读傅国涌《这一天迟早总要来》

(2012-8-29  来源:共识网)
 
  最早我读到傅国涌,是在五六年前我写一篇关于宋教仁的纪念文章,从网上搜索信息,看到傅的文章。我手边还有傅的一本《偶像的黄昏》,虽未与作者谋面,也不算特别陌生。
 
  最近在共识网上又看到傅的文章,我深有同感,却嫌有些意犹未尽,愿意写下一点文字来表达。如果傅先生看到,望不吝斧正。
 
  《这一天迟早总要来》一文不过短短两千字,以托尔斯泰的论......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5日 17:12

我们又到了十字路口

我们又到了十字路口

傅国涌

眼看着神九上天,暴雨夺命,眼看着新旧交替,弹冠相庆,奈何新的不是新的,2012,每个日子都在焦虑不安中展开,如果说这一年是权贵们主宰的盛世嘉年华,帝都的这场雨实在来得不是时候,已经宣布77个生命在这场雨中丧生,死亡的倒影至少给他们蒙上了一丝的不快。即将揭幕的大戏,美丽而空洞的台词早已编就,可以想见不会有新词也不会有新句,一切都在预定之中,只有超大型舞台上的灯光令人目眩,在五彩缤纷中,繁华的幻想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也遮蔽了日复一日千门万户的日常生活、生老病死。我深知,无论他们在舞台上的戏服如何靓丽,他们化过妆的面孔何其柔和,这一切都......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3日 22:26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在湖边住了八个晚上,简直是梭罗曾经的日子。入夜还要盖厚厚的棉被。






台阶上蝴蝶很从容,不怕人

山顶的野吊兰花开得正盛


山上的野蘑菇比手掌还大
峡谷深深


山顶海拔1621米,上有白云,下是人家

山顶的电视塔倒了

山道上有花,有人说是野百合,也有人说是人参花


白马湖畔的小木屋,天是真正的蓝。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3日 22:26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在湖边住了八个晚上,简直是梭罗曾经的日子。入夜还要盖厚厚的棉被。






台阶上蝴蝶很从容,不怕人

山顶的野吊兰花开得正盛


山上的野蘑菇比手掌还大
峡谷深深


山顶海拔1621米,上有白云,下是人家

山顶的电视塔倒了

山道上有花,有人说是野百合,也有人说是人参花


白马湖畔的小木屋,天是真正的蓝。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8日 13:38

老大学的“学本位”传统

老大学的“学本位”传统



老大学的“学本位”传统

傅国涌

大学总有一些普世公认的基本准则,比如学术自由、教学自由、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等,这早已是常识。在我们历史并不悠久的高等教育史上,这些准则也已成为传统,即使在国民党统治时代,试图推行党化教育,将权力的意志渗透到高校的围墙内,许多国立大学校长也竭尽所能进行了抵制,小心而坚定地守护着大学之所以成为大学的那些传统。哪怕外边是连天的硝烟,外强的铁蹄,内战的炮火,此起彼伏的学潮,都未能动摇他们的信念。在他们看来,大学校长不是官员,至少也有别于一般的行政官员,校长之下,行政后勤人员,一是数量并不庞大;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