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文章归档 > 2018年10月
2018年10月31日 16:25

金庸走了,以一人敌一国的江湖还在吗?

金庸走了,以一人敌一国的江湖还在吗? 金庸走了,在阅尽沧桑之后,像秋叶般在香江凋零,自他在海宁袁花诞生以来,与他的家乡近在咫尺的盐官,海宁潮大涨已历九十六度,举世皆说他生于1924年,就连他本人也如此说,甚至袁花的查家族谱也如此载,而我在他的档案和大量史料中发现,他却是生于1923年,那一年也是他存世的第一次海宁潮涨时,比他大二十几岁的表哥徐志摩正好带了胡适之、陶行知、汪兆铭等来观潮。也许这是个绝对的偶然,如同潮涨潮落那样偶然。九十五年后,他...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0日 21:52

一代报人、武侠小说作家查良镛(金庸)的谢幕

一代报人、武侠小说作家查良镛(金庸)的谢幕

【查良镛(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被证实,我正在夜色中散步,想起十五年前那个酷热的夏天,他说自己的墓志铭。如今,他真的走了。采访和约稿的电话纷至沓来,答应了两家,明天起来再写吧。自2003年以来,《金庸传》先后有过多个不同版本,我最喜欢的还是灰色的精装本,张铭兄题写的书名。谨以此文哀悼一代报人查良镛先生的离世。 】

罗孚先生曾言,如果没有香港,就没有金庸。他是金庸武侠小说最初的催生者。金庸确实是香港特...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5日 12:50

周春梅:“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读傅国涌《新学记》

周春梅:“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读傅国涌《新学记》

 【傅国涌按:此文首发于《中国教师报》,发表时有删节,这里是原文。感谢南师大附中的周春梅老师,她有一间辽阔的教室。】

酷暑读傅国涌先生新书《新学记:中国现代教育起源八讲》,如“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带读者于酷热浮躁中回溯历史,冷静审视,重获热情,于失望消沉中,生出前行的勇气与力量。

生存于今日,须承受种种燥热。先说自然环境:极端天气频发,高温持续,人类种种贪欲恶行,结成恶果,殃及自身。再说...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2日 11:53

一代金融学家、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先生

一代金融学家、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先生

【傅国涌按:与资中筠先生相识之前,我就读过她父亲资耀华先生的自述《世纪足音》,我那时开始关正在关注陈光甫先生创立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而对这位长期担任该行天津分行经理的金融学家颇有好感。十三年前,我曾给上海《外滩画报》写过一篇述评性质的文字。

 2016年夏天,我的编年体《民国商人1912—1949:追寻中国现代工商文明的起源》问世,其中将资耀华先生选为中国企业史上1935年的年度人物。正是这一年,他临危受命,出任...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15:31

第一千零一个挑战者——《献给世界的花环》前言

第一千零一个挑战者——《献给世界的花环》前言

【傅国涌按】从1986年9月到1987年1月,在我20岁之前,我在九山湖畔问学,写下了四万字的思考和阅读札记,名之为《献给世界的花环》 ,起源于我的好友徐新兄《沉默录》中的句子:“世界被葬送的那一刻,有谁为其掘墓,有谁为其献上花环。”三十年前的那个春天,1988年,我在乡村中学任教时,写下了这篇前言,并规规矩矩地抄在笔记本上,似乎就是为了等待有一天来回望。

       三十多年过去了,不久前,我们三人在秋日的美术馆...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6日 12:36

少年日知录:我的儿童母语教育课开播辞(一)

少年日知录:我的儿童母语教育课开播辞(一)

各位童子好,还有童子们的妈妈爸爸:

                                                            你们好!

       我是傅国涌,曾经从事历史研究和写作二十年,现在是一位儿童母语教育的践行者,我更看重的是“童子师”这个身份,2017年10月7日,我创立了小小的“国语书塾”童子班,开始与“童子六七人”一起读世界,我的课是立足于母语的“与世界对话课”。

       我们与草木虫鱼对话,与日月山水对话,与四季对话,与...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6日 12:36

傅国涌:一个独立学者的生命大欢喜

傅国涌:一个独立学者的生命大欢喜

        以《叶公超传》《金庸传》《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记录》等著作备受瞩目的著名历史学者、独立撰稿人傅国涌,在长期关注百年中国言论史、知识分子命运史、企业家的本土传统等之外,十几年来也特别关注近代教育等话题。近日,傅国涌新作《新学记:中国现代教育起源八讲》出版,《过去的中学》《过去的小学》同时推出修订本和增订本,“傅国涌教育三书”全新呈现。

      如何在整个...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9日 10:46

石不能言——故乡雁荡杂忆之五

石不能言——故乡雁荡杂忆之五

前些天看到一张老照片,是故乡的那条石头路,路边有大树、庄稼、树丛、沟坎和远方层叠的山,黑白的画面平静而寂寞,恍若世外桃源,只是没有桃花缤纷而已。这路我曾千百次地走过,路上洒满了我的记忆,却从来没觉得如此之美。或许是距离产生美,在异国摄影家的眼中,这条平平常常的小路,竟成了他表现雁荡山之美的第一个镜头。初读这一大段说明文字,仿佛说的不是我熟悉的这条路:

紧邻东海岸,在秀美的温州古城以北100英里(...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1:33

课童一年:在母语的时空射雕

课童一年:在母语的时空射雕

      戊戌之秋,满城流淌着桂花的香味,这是杭州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国语书塾童子班开班一周年,正好我们从北京游学归来,而长假还没结束,我和童子们及各位来宾、家长相聚在西子湖畔、桂子香中。

       回望过去的一年,展望未来的岁月。我只是想在母语的时空里垂钓、采菊、种豆,钓的不是鱼,采的乃是美,种的却是善。与儿童站在一起,为生命中新的大欢喜、大因缘。余生有限,仅此而已。

      母语时空浩浩渺渺,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