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文章归档 > 2013年一月
2013年01月29日 08:46

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 《新京报》的评论和报道

沉痛悼念许良英先生 《新京报》的评论和报道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月30日下午3时在北航对面的北大医学部西门遗体捐献中心举行。】 悼许良英先生: 说真话求真相做真人

傅国涌

【《新京报》2013年1月29日,略有删节,这是原稿】

......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15:00

痛失许良英先生

痛失许良英先生

痛失许良英先生 
2012年9月9日许良英先生在北京中关村家中

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11楼的重症监护室去世,终年93岁。6天前,我曾到医院探视许先生,在他的病床前默默地为他祷告。想起90年代以来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想起2012年9月9日在他家中的那次交谈,想起最后一次(约一个多月前)与他通电话时的情景,当时他的声音还很硬朗,说起王先生的病情,说起自己的半本自传(写到1958年),他说这是1990年前后他无法发表文章,没有事可做时写下的,没想到可以出版(如今书未问世,他人却走了)!从这一刻起,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敬爱的许先生,......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15:00

痛失许良英先生

痛失许良英先生

痛失许良英先生 
2012年9月9日许良英先生在北京中关村家中

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11楼的重症监护室去世,终年93岁。6天前,我曾到医院探视许先生,在他的病床前默默地为他祷告。想起90年代以来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想起2012年9月9日在他家中的那次交谈,想起最后一次(约一个多月前)与他通电话时的情景,当时他的声音还很硬朗,说起王先生的病情,说起自己的半本自传(写到1958年),他说这是1990年前后他无法发表文章,没有事可做时写下的,没想到可以出版(如今书未问世,他人却走了)!从这一刻起,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敬爱的许先生,......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0日 16:47

这是为许良英先生90岁而写的一篇文字

“向往自由、平等,是人类的普遍人性”  ——为许良英先生90岁而写
                                          傅国涌
 
   【许良英先生还在海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抢救,这是他儿子许成钢、许平发布的1月9日病情通报:

病情平稳且肝、肾、血压略有好转:加强利尿药后,排尿量增加,表明肾功能有所好转。这些说明现在用的药可能起作用了,因此未对用药进行调整......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6日 16:38

一个合理社会离我们还有多远?——读《美丽岛》杂志

一个合理社会离我们还有多远?

——读《美丽岛》杂志

傅国涌

1979年8月,台湾《美丽岛》杂志问世时,提出了“培养新生代的生机、建立一合理社会”的口号,以发行人黄信介名义发表的发刊词《共同来推动新生代政治运动!》说:

“今年是决定我们未来道路和命运的历史关键时刻,动荡的世局和暗潮汹涌的台湾政治、社会变迁在在逼使我们在一个新的世代来临之前抉择我们未来的道路。历史在试炼着我们!……

三十年来,国民党以禁忌、神话隐蔽我们国家社会的许许多多问题......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5日 13:16

八十年前的新年梦想,今天我们还有梦想吗?

八十年前的梦想

—— 1933年:《东方杂志》“新年的梦想”

傅国涌

1932年11月1日,创刊近三十年、久负盛名的《东方杂志》向全国各界知名人物发出约四百多封征稿信,胡愈之在信中说:

“在这昏黑的年头,莫说东北三千万人民,在帝国主义的枪刺下活受罪,便是我们的整个国家、整个民族也都沦陷在苦海之中。……我们诅咒今日,我们却还有明日。假如白天的现实生活是紧张而闷气的,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一二个甜蜜的舒适的梦。梦是我们所有的神圣权利啊!”

《东方杂志》之所......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3日 15:50

《人民日报》呼吁讲真话讲实话

《人民日报》呼吁讲真话讲实话    

傅国涌


   【按:2013年第一天,《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宣布,“新一年,我们将努力说真话、写实情”。有网友翻出了我近10年前的旧文,看来老文章还没有过时。】

临近2003年岁末,《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呼吁领导干部要做讲真话、讲实话的表率。对此我心中有个问号。简单地说,讲真话、讲实话首先需要相应的体制环境,如果讲真话、实话动辄得咎,甚至大祸临头,那么谁还敢做傻瓜、做出头鸟。这不仅有史为鉴,而且有现实为证──1957年讲......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15:21

沉痛悼念王来棣先生!

沉痛悼念王来棣先生!
沉痛悼念王来棣先生!

惊闻噩耗,王来棣先生于昨天在北京病故。许良英先生病危,现在海淀医院重症监护室,已十余天不醒人事,但生命力仍然强劲。二十几年来他们一直致力于《民主的历史与理论》的研究和写作,已完成大半。 2013年第一天,在严寒中得知这一消息,十分难过。唯愿许先生能熬过这一关。


2012年9月9日,我到北京中关村看望许先生和王先生,给王先生拍的照片,她当时看上去身体有些虚弱,但是精神还是不错。谁知这次见面就是最后一次。愿她安息!


2011年夏天,王来棣先生和许良英先生在书房。

    许良英和王来棣先生的博客http://blo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