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文章归档 > 2021年02月
2021年02月11日 15:09

傅国涌|梅花如雷,是梅的智慧——庚子除夕致少年

我曾多次告诉你们加斯东·巴什拉的这些话:“童年、少年看到的世界是图绘的世界,带有它最初的色彩,它真正的色彩的世界。”这个图绘的世界有花开花谢,梅花谢了,梅树还在。你们的习作是白话与古典的对话,在与林和靖相隔一千年的时间裂缝里,你们看到了梅的精魂,领悟了暗香疏影的秘密。

 

——傅国涌

 

 

各位少年,大家好!

 

站在庚子年的尾巴,我已看见辛丑年的春天。两百年来,英国诗人雪莱的诗...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8日 14:50

傅国涌:为什么他的眼里常含泪水?追念钟沛璋先生

傅国涌:为什么他的眼里常含泪水?追念钟沛璋先生 在我眼中,他的底色是老派共产党人,正直,爱才,忧国忧民,这几乎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多年的磨难也没有改变他。与他走在一起的还有李锐、何方、杜导正这些老人。岁月无情,他们正在不断凋零。我相信,在最后的这些岁月,他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肉身成灰又有谁能幸免?我也早就明白,他的眼里为什么常含泪水。   ——傅国涌       昨天傍晚,有朋友来问,钟沛璋先生是否去世了。我说还不知道,马上联系...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7日 09:21

傅国涌:庚子年——一百八十年来故国

傅国涌:庚子年——一百八十年来故国 傅国涌按:   将近一年前的除夕,我花了一整天,写了这篇《庚子年——一百八十年来故国》,首发于“东方历史评论”公众号。庚子年将尽,辛丑年来了。我重发此文,既是回望,也是告别,更是等待。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博物馆我曾看到过伦勃朗画的先知耶利米,枯井中的先知依然双目有神。我想起《耶利米哀歌》第四章震撼人心的那句话:“我们仰望人来帮助,以致眼目失明,还是枉然。我们所盼望的,竟盼望一个不能救人的国。……我们...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2日 16:24

傅国涌:一滴水开始的知识革命

是的,水滴可以石穿。一个人的知识革命不可能一夜完成,注定了要从一滴水开始。在中国的大量成语中,我独独喜欢水滴石穿、水到渠成、积少成多、集腋成裘、聚沙成塔这些成语,它们常常带给我安慰,更给我力量。我相信语词的力量,因为文明就是这些建造起来的,布罗茨基说的“文明的孩子”就是这样成就的。   各位同学,你们好。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一个长长的夏天终于结束了,在芦苇中我们可以看见时间的变化,时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