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二月
2012年12月25日 18:30

“堵国” 往何处去?

“堵国” 往何处去?

傅国涌

一个时代最深的悲哀是无路可走的悲哀,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举步维艰,裹足难行,只能在原地打转,虽然前无去路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而是不肯走,不肯走的原因很多,此地太好,留恋难舍,宁愿老死此处,也不愿前行,因为前行风险莫测,有许多未知的不确定因素。我想起泰戈尔的那句诗,鸟的翅膀被系上黄金,鸟就飞不起来了。主宰着今天中国的特权阶级如同翅膀绑上了黄金的鸟,再也飞不动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往上面绑黄金。与沉重的黄金相比,意识形态已变得毫无重量,连“美丽中国”这样空洞的口号也......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9日 21:44

“剥夺剥夺者”何以可能?

“剥夺剥夺者”何以可能?

【近十年前的旧文,今天看来还没有过时,中国的问题还是老问题。】

傅国涌

“天街踏尽公卿骨,府库烧完锦绣衣。”

“穷人的慷慨是假的,富人的吝啬是真的。”

自少年时代起,我的脑海里就一直徘徊着这些与财富有关的诗句。我们是一个富有仇富传统的民族,“劫富济贫”在民众心目中历来是得到肯定的,《水浒》之所以成为经典不是因为张扬了宋江的招安,而恰恰是梁山好汉多有“劫富济贫”的义举。但穷人未必就不向往财富,甚至更加贪婪。看看重庆开县井喷事件发生之后,许多人一夜之间得到数额巨大的赔偿款,导致了亲......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22:33

转帖   南方在野:这是一个对话的时代

转帖:这是一个对话的时代

——读傅国涌先生《“公开信时代”如何到“对话时代”?》有感

南方在野

①对话目的是为了寻求真理,而不是为了竞争;②不要作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要分清对话与只许自己讲话的区别;&#931......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2日 21:57

旧文:“公开信时代”如何到“对话时代”?

“公开信时代”如何到“对话时代”?

傅国涌

长期以来,中国都处于“公开信时代”。远的不说,1895年,泱泱大中华在甲午海战中被蕞尔小国邻邦日本轻易击败,举国震惊远非半个多世纪前败于远隔万里的英国可比,读书人、士大夫上书风起云涌,一浪又一浪,康有为、梁启超师徒在北京发起大规模的“公车上书”,最后上书未成,康有为执笔的万言书在上海印刷出版,风靡一时,奠定了他在维新运动中的言论代表地位。进入民国,从胡适、蔡元培等16个著名知识分子1922年发表的《我们的政治主张》到1940年代知识分子一次次的联署声明、宣言,就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