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7月31日 10:02

“最长的弯路也是最近的归途”

从1942年到1944年,纳粹德国的飞机不断地轰炸英伦三岛,英国广播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邀请C.S.路易斯做了关于基督教信仰的系列讲话,通过电波,正处于恐惧的颤栗之中的男女老少听到了他清晰、睿智而笃定的声音,分享他对人性、信仰、自我、爱和宽恕的理解,从信仰的逻辑中获得信心。我们已经很难想象,在人命如草、随时都可能凋零、萎谢的日夜里,他给人们的心灵带去的是怎样的温暖和安慰。这些讲话最后结集成了这本名叫《返璞归真》的书,即使在60 多年后的今天读来,我们同样不会没有感动,没有收获。

C.S.路易斯是牛津和剑桥大学的英国文学教授,也是一位科幻和儿童文学......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30日 20:32

转载:从秤砣到天平

转载:从秤砣到天平
转载:从秤砣到天平
 
周振新(2013-07-23)
 

 

一个湖南的瓜农,被秤砣索走了性命。在生命弥留之际,他没来得及总结一生。金属结束了他勉强的抗争。他肯定想不到,那只用来制定平衡守则、用来象征法律公正的度量工具,会成为一件致命武器。那只秤砣对他和家人来说,意味着付出和收入,意味着一只只大西瓜变成皱巴巴人民币的换算过程,秤砣就是他生活的意义,他的生意。如今,他却被自己赖以为生的秤砣,砸死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8日 15:38

唐德刚走了,历史仍在“三峡”中

 

唐德刚走了,历史仍在“三峡”中      

傅国涌

【原载《南方都市报》,发表时有删节,这是原文。】

2009年10月26日,一代史家唐德刚先生走了。

对于1920年出生的他来说,无疑是生逢乱世,历史在他不只是安身立命的职业,而且包含了他的人生经历和生命体验,他不仅身历军阀争战、国民革命、......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6日 14:10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畔,酷夏如春,正好读书
 
    杭城酷热,地面可烫熟鸡蛋,逃离几天,7月16日上白马山,海拔最高1651米,住在海拔1261米处,无空调连电扇也无,享受蓝天清风清凉。带了一箱书,读完姜贵小说《重阳》,写1927年前后容共、分共之事,传世之作也,感谢邵建兄给我复印。重读史景迁《追寻现代中国》上册、《欧洲精神》,读完《乔姆斯基、福柯论辩录》,正在读《亚洲基督教史》。带的书中还有法学家吴经熊《唐诗四季》、费孝通《中国士绅》、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9日 12:55

何谓宪政?——访英归来两演讲

何谓宪政?

——访英归来两演讲

傅国涌

1943年11月,抗日战争已进入后期,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以国民参政员身份参加访英团,与王世杰、杭立武、温源宁等一同到战时的英国访问。身为中国最大的民间出版机构和最受欢迎的民间报纸代表,此次英国之行,与从政的王世杰等人相比,王云五和胡政之的感慨尤深。

胡政之亲自为《大公报》撰写通讯《十万里天外归来——访英游美心影记》,王云五不仅留下了访英日记,而且回国之后多次演讲,讲述自己对战时英国的政府、财政、经济、工业、教育、出版、妇女、少年及英国人的特......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5日 13:35

从李慎之与许良英的43封通信解读李慎之晚年思想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凉”

——从李慎之与许良英的43封通信解读李慎之晚年思想

傅国涌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红楼梦》,虽短短数语,却至今未见有人超越:“颓运方至,变故渐多;宝玉在繁华丰厚中,且亦屡与‘无常’觌面,……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鲁迅全集》第九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231页)

“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在曾经自认为是共产党“孤臣孽子”的李慎之身上,特别在他生命的黄昏就一直笼罩着这样的悲凉之雾,身历反右运动、大跃进、......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2日 11:10

胡政之:一个报人记录的一个时代

胡政之:一个报人记录的一个时代

胡政之:一个报人记录的一个时代

  傅国涌


           【胡政之(1889—1949),名霖,字政之,笔名冷观,四川成都人。 】


在新闻史上巍然屹立的《大公报》之所以成为第一流的大报,与两个关键人物张季鸾、胡政之是分不开的,穿长衫不穿西装、富有文人气质的张季鸾生前没有出过文集,他不无自嘲地说自己的文章早晨还有人看,下午就拿去包花生米了。直到他去世后,十五年的老搭档胡政之才给他编了一本《季鸾文存》。穿西装、像个老板的胡政之则没有这样的幸运,当......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1日 22:20

胡政之与张学良

张学良,以其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牵动着几代国人,是家喻户晓的“少帅”,西安事变的主角,被幽禁长达60年。相比之下,胡政之就不大为今天的人所知了。其实在1949年前的中国,办《大公报》成功的胡政之也曾名闻遐迩,特别在新闻界、军政界和知识分子中享有声誉。胡政之在第一次入主《大公报》前曾有过在东北从政的经历,对东北始终怀有很深的感情。他和张学良也有过很好的交情,从东北易帜到中原大战,到“九一八事变”,身为天津《大公报》总经理兼副总编辑的胡政之,多次亲自出马,以一个记者身份采访张学良,得到了不少独家新闻。那是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的一个手握重兵的“少帅”与一介报人的故事,更可......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9日 20:08

金庸悼念胡耀邦的社评之一

金庸悼念胡耀邦的社评之一


1989年4月16日金庸执笔的《明报》社评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8日 12:52

“陈寅恪不是做学问的标准,是做人的标准”

傅国涌:“陈寅恪不是做学问的标准,是做人的标准”

——《時代週報》2013年7月5日

特约记者 李兮言 发自广州

【發表時有刪節,這是未經刪節的原稿】

时代周报:“陈寅恪热”持续了约三十年,尤其是自1990年代开始,不仅是学术圈,“陈寅恪”也是一个公众的话题,这跟市场开放以来中国的人文环境缺失有关系吗?

傅国涌:跟大的环境当然有关系,自1980年代末期以来,知识界有两个趋势,一是知识分子的市场化,往钱看,另一方面是知识分子的犬儒化,这两......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7日 12:38

权利,而不是权力——我理解的米奇尼克

【此文为波兰上世纪80年代末转型之际重要的思想家米奇尼克文集《通往公民社会》中译本(崔卫平主译)序言之一,写于2004年夏天,转眼十年矣。】

傅国涌

“极权统治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团结工会则提出了与此截然相反的主张。”

十多年前,当我在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中译本中读到这些论断时,中国社会正弥漫着......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4日 09:15

中国知识分子路径选择的百年曲线

摘要:从辛亥到五四,特别是1925年后,在知识分子中间思潮日趋激进,到1949年大变动的前夕,许多并不信仰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也纷纷支持共产党,其中有内在的原因,一是他们真诚地相信社会主义有经济民主,二与中国古老的大同梦想。1949年后,知识分子真诚地自我改造,力图做一个新人,完全认同在激进思潮的选择结果,受过西方教育或受西方教育影响的知识分子可谓全军覆没。20世纪六、七十年代后开始反思激进思潮毒害的知识分子几乎都是当年追随共产党的青年,他们重新开出了一条道路。今天我们再度面临渐......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6日 19:44

傅国涌:我写的金庸不仅仅是个武侠小说家

傅国涌:我写的金庸不仅仅是个武侠小说家


         【傅国涌按:这是给《南方日报》记者的回答,发表时有诸多删节,这是原稿。】


 

南方日报:金庸被封上了很多头衔和绰号,有人称他为“文坛侠圣”,也有人称他为香港“良知的灯塔”,在您心中他的形象是怎样的?

傅国涌:我认为他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身上有很深的“大中国主义”情结。他的小说、政论都是典型的中国文化产物。他深受儒家传统影响,有强烈的民本主义色彩,同时......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4日 18:03

回望许良英先生的心路历程

回望许良英先生的心路历程

“谢谢火炬给你光明”

——回望许良英先生的心路历程

傅国涌


就是在浙江临海张家渡的这座老屋里,上世纪60到70年代的黑暗中,许良英先生在煤油灯下编译了《爱因斯坦文集》。

2013年1月28日,许良英先生在北京连续的雾霾中告别了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他跨越九十三年的人生,经历了中国一系列巨大的变化,他与这个动荡曲折、起伏不定的时代血肉相连,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他养成了天天读报的习惯,关注着国内外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那年他才......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7日 11:26

金庸二十四年前的退隐梦

金庸二十四年前的退隐梦


    【此书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初版于10年前,10年后新出的修订版已增删幅度很大。可惜浙江人民出版社的这个版本只是个删节版,不能呈现金庸人生的全貌。】

金庸二十四年前的退隐梦

傅国涌

 

1989年5月20日,金庸分别写信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主任委员姬鹏飞,辞去基本法草委的职务。同时写信给香港基本法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子介,辞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及执......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6日 11:50

转型时代:企业家阶层的选择

转型时代:企业家阶层的选择

转型时代:企业家阶层的选择

傅国涌


 

我们从更宽阔的历史背景下来看待企业家阶层的选择,放在一百多年中国企业史这个框架里面来看企业家阶层要面对的社会转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看历史常常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或者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我想说,历史研究本身就是要将复杂的问题复杂化。我对此有非常深切的体会,如果不能把复杂的问题复杂化,最终得出的那些结论可能都是错误的。所以我更看重历史的过程,而不是看重历史的结果,就像生命也是一个过程,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缺乏宗教感的国家,历史具有准宗教的功......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4日 07:59

2013年06月04日

2013年06月04日





这是“以诺文化”推出的两本好书,引入了崭新的维度,可以让我们对历史、对现实,对眼下的世界和未来有更清醒的认识。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3日 12:55

继续寻找历史的真相

“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十六字方针

傅国涌 

以前,我们都曾听说过,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前,对于潜伏在“国统区”的地下党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在国民党要害部门和军队将领中就有按照这一方针长期埋伏的精干,在1949年政权易手前夕纷纷倒戈,显示出这一方针的威力。香港新近出版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更爆出惊人史料,包括卫立煌、张治中、邵力子乃至胡宗南在内的国民党高层人物都是“红色代理......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2日 17:30

旧文: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旧文: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文革”四十周年祭

傅国涌



 

四十年前,当起自中南海的飓风卷地而来,浊浪排空,阴风怒号,多少老谋深算的权臣,多少武功显赫的元勋,多少权镇一方的封疆大吏,顷刻间都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他们乖乖地低下了头颅,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刘少奇留下的只是“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一句话。“文革”发生之初,许多在权力舞台上沉浮多年的高官几乎都没有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老毛要玩什么花样,更不必说挺身而出质疑这场涉及全民族命运的动乱,......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1日 21:01

2013年06月01日

2013年06月01日




我喜欢画家倪田笔下的孩子,多么可爱!“春风得意图”,那才是真正的春风得意,可惜今天没有这样的牧童,更不会有这样的童年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