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畔,酷夏如春,正好读书
 
    杭城酷热,地面可烫熟鸡蛋,逃离几天,7月16日上白马山,海拔最高1651米,住在海拔1261米处,无空调连电扇也无,享受蓝天清风清凉。带了一箱书,读完姜贵小说《重阳》,写1927年前后容共、分共之事,传世之作也,感谢邵建兄给我复印。重读史景迁《追寻现代中国》上册、《欧洲精神》,读完《乔姆斯基、福柯论辩录》,正在读《亚洲基督教史》。带的书中还有法学家吴经熊《唐诗四季》、费孝通《中国士绅》、赵鼎新《社会与政治运动讲义》和《罗兰巴尔特文集》、《索绪尔第三次普通语言学教程》,谢和耐《中国与基督教》及《基督教与西方思想》等。
法国哲学家福柯与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1971年的电视辩论,很有意思。福柯说自己为什么对政治感兴趣?如果不感兴趣,那将是瞎极、聋极、愚蠢之极。“毕竟,我们生活的本质是由我们在其中发现自身的这个社会的政治运作构成的。”他关心的政治乃是关乎每个人命运的事,不是权谋,不是黑箱,不是升官发财、鸡犬升天之事,亚里士多德说的人是政治动物就是这个意思。他说最重要的政治问题是权力问题:谁对谁拥有权力。还有:没有潜在的拒绝和反抗,就没有权力。
乔姆斯基说:“人性的基本要素就是需要进行创造性工作,创造性探索,需要进行自由的创造,这种创造不受来自强制性机构的武断限制,那么当然,这意味着一个文明社会应该为实现人性的这一基本特征提供最大限度的可能性。这意味着要克服存在于这个社会的压制、压迫、破坏、胁迫等不利因素。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就有这样的历史残渣。”
福柯说:“如果我们理解的民主是指全体人民没有等级之分,没有层次之分,可以有效地行使权力,那么很清楚,我们离民主还远得很。很明显,我们生活在独裁的统治下,在权力阶级的统治下,这个阶级靠暴力来贯彻自己的意志,甚至这种暴力的工具已经制度化和宪法化。”
乔姆斯基说
白马山上读这些智者的智慧之语,也许并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能在蓝天下洞见他们的思维之光。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白马山上白马湖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