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在果戈里墓前谢墓

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在果戈里墓前谢墓

“我将嗤笑我的苦笑。”(俄语: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引自东正教《耶利米书》20:8)——果戈里墓碑上的铭文
 
2017年8月21日,在莫斯科的晴空下,我们从红场来到郊外的新圣女公墓,这里葬着二万多人,赫鲁晓夫、叶利钦、莫洛托夫、王明、米高扬等政治人物,阿·托尔斯泰、契诃夫、奥斯特洛夫斯基、果戈里,以及自杀的法捷耶夫、马雅可夫斯基都葬在这里。
 
我们最后来到果戈里的墓地,这位《死魂灵》的作者在地上只活了43岁。我们一生的年日确是窄如手掌,属于我们的物理时间极为有限。
 
站在果戈里墓的十字架前,我想到死与生,作了十多分钟的简短讲话,我称之为《谢墓》,感谢这些坟墓所带给活人的,让我们时时清醒,知所敬畏,学会谦卑。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对我们的公共利益有所贡献,我就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果戈里
 
心灵的爱才是永恒的爱。那儿没有损失,没有别离,没有不幸,没有死亡。尘世中所遇到的完美的形象在这里立即得到永恒的肯定。一切尘世中死亡的,在这里都将得到永生,因它所蕴育的爱 而复生 ,并复生在它的爱里,而爱是无穷尽的,犹如天上的极乐无穷尽一样。——果戈里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