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国涌 > 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雁山学堂首届毕业礼上的书面致辞
 
各位来宾,早上好!
 
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未能亲临肯恩大学,见证雁山学堂首次的毕业盛典,深为遗憾。雁荡山是我的故乡,我在山里出生、长大,日复一日,呼吸山里的空气,喝着山里的泉水。我熟悉山里的泥土气味,那些山峰、石头、溪流、瀑布,乃至一草一木,无论有名的还是无名的,都是我少年时代就日夜亲近的,大龙湫、燕尾瀑都是我少时逗留戏耍、与山水对话的地方,我就是雁荡山的山山水水养育出来的山之子,山水给予我的教育,几乎与书本可以并驾齐驱,或许更多。也可以说,我自幼接受的就是雁荡山的教育,我从自然的雁荡山进入到人文的雁荡山,从谢灵运、沈括到李孝光、徐霞客,唐宋元明清,历史的时间在山中的石头上凝固,让我可以触摸、可以凝望,我从幼时读雁荡山这本书开始,逐渐看见一个更加辽阔的世界,如果说雁荡山是个“小世界”,它其实早在上千年前就已和外面的“大世界”连接在一起,第一次读沈括《梦溪笔谈》中的那篇《雁荡山》,一句“温州雁荡山,天下奇秀”就足以让我想象宋时的月亮、唐时的云。山中的小世界,至少从那时起就没有被外面的大世界忽略、遗忘。
 
今天想来,我很有幸,能生在雁荡山中。所以,我想对五位今天毕业的孩子说,你们是有幸的,在体制化教育铜墙铁壁、壁垒森严的时代,你们的少年时光能在雁荡山中消磨,能在蓝天白云和高山流水之间承接生命的灵气,岂不胜于许多碎片的知识,有许多的事情现在看起来也许还不明朗,十年、二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后,就会看得特别清晰。何况你们在这里收获的不止是山水,你们的目光和脚步所丈量过的,你们的心灵所体悟过的,许多方面都已超过许多同龄的孩子,你们在山中享受到的不仅是无污染的空气,你们也享受了这个时代难得的具有自由气息的民间教育。相信这一切将在时间中渐渐转换成你们生命的力量。
 
我想对苏羊说,在这样一个弯曲悖谬的世代里,你走的是一条正直的道,五年的艰辛不易,唯你心知。雁山学堂能走到今天,你所付出的一定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凭着你的柔弱和坚韧,凭着你的单纯和率性,竟然铺就了这条小道。虽然在大千世界、红尘滚滚之中,你走的注定是一条狭窄的、前途莫测的小道,但你以你朴素而坚实的努力,你以你清澈的目光,赋予了教育新的可能性。你的故事曾经打动过无数人,包括今天在现场或不在场的人。
 
我想对雁山学堂的老师们说,你们让人充满了好奇,是什么吸引你们在寂寞的山中扎下根来,与苏羊一起享受这别样的教育人生,不是一朝一夕,而是年复一年,正是因为你们这个团队的合力,构成了学堂的生命,庄严、谦卑而又自信,在你们身上还埋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你们的故事同样是学堂的一部分。
 
我还想对现场的来宾说几句,我相信你们是苏羊和雁山学堂有力的支持者,因为你们,苏羊不是一个人孤独前行,她在山中的岁月,小世界一直连着外面的大世界,你们以不同的方式见证了这个时代一个全新的教育实验,苏羊从你们那里得到的鼓励、扶持和帮助,已转化成她持续前行的动力,你们也是“苏羊梦”的参与者。
 
我想起印度哲人泰戈尔先生谈教育时说过的话,一所好的学校不仅要让人获得知识,也获得尊严,获得忠诚,获得力量。这四个获得让我怦然心动。健全的知识,以及尊严、忠诚、力量,这正是我们在现实的教育中常常难以获得的。比起世界上所重视的那些东西,这几个词中包含的美意和善意,足以成全一个人的一生,如果一个孩子的心灵被开启,睁开眼睛,以更清晰的目光去打量这个充满假象的世界,有能力与美好的事物相处,这就是好的教育,远胜过那些夺目的成功。老实说,在有些时代,某些所谓的成功是可耻的,正如许多时候失败守护的恰恰是尊严和忠诚。时间终将证明,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善哉,苏羊。美哉,雁山学堂。在你们脚下,美善之路刚刚开始,但这一步充满了春日里花开的欣喜,你们走出的这一步足以引发更多的人对教育重新的思考。五年来,日日夜夜与你们相伴的青山,燕尾瀑的清流,都可以为你们作证。有你们在,我的故乡对于我多了一份牵挂,为你们祝福。
 
我看到过苏羊的学生用稚嫩的笔触,在练习本上为她而写的诗,最后一句说:“我知道她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是的,一个有翅膀的人,多美的诗句,多美的想象和期待。感谢在场的所有来宾,我们一起继续支持雁山学堂,无论将来会遭遇什么。
 
2017年6月25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