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2月05日 18:42

少年日知录公益认捐计划:小童子听见大先生

少年日知录公益认捐计划:小童子听见大先生


少年日知录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1日 18:37

雪堂|再造文明: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

雪堂|再造文明: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

傅国涌按:这是山西雪堂为《新学记:中国现代教育起源八讲》写的评论。

对今天的读者来说,与“中国现代教育的起源”相关的一切可以看作是历史,也即不可接续的历史,仅供存照的历史,博物馆中的历史。然而傅国涌先生的现代教育起源研究,有中国传统史家那种“吾以观复”的从容,总要使历史复活,找到它生命流淌过的河流,要揭示这源流并非断绝,仍然执拗地影响着今天中国人的教育伦理和教育现实。尽管傅先生说,这部材料扎实、思考深邃的讲稿是无心插柳的收获,但关注先生研究的读者都明白:在“百年中国言论史”、“知识分子史”、“企业家......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1日 21:53

Nick Frisch|《纽约客》在金庸生前的一篇重要报道

Nick Frisch|《纽约客》在金庸生前的一篇重要报道

【傅国涌按:此文原载《纽约客》2018年4月13日《为中国最畅销作家的精彩故事及政治寓言》, 作者:Nick Frisch,三位90后的年轻人魏坡、洪波、雨石将他译成了中文,中文的版权和收益归他们三人所有。】 

94岁的查良镛隐居于香港岛植被茂密的山顶富人区,他是在世最畅销的作家之一。他的笔名“金庸”广为人知。他的作品在华语世界有着相当于“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战”合并起来的文化传播度。在20世纪50年代,查良镛开始以报纸连载的形式出版他的武侠史诗——充满传奇的功夫文学。从那时起,他的小说一直是孩......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1日 16:25

金庸走了,以一人敌一国的江湖还在吗?

金庸走了,以一人敌一国的江湖还在吗?
金庸走了,在阅尽沧桑之后,像秋叶般在香江凋零,自他在海宁袁花诞生以来,与他的家乡近在咫尺的盐官,海宁潮大涨已历九十六度,举世皆说他生于1924年,就连他本人也如此说,甚至袁花的查家族谱也如此载,而我在他的档案和大量史料中发现,他却是生于1923年,那一年也是他存世的第一次海宁潮涨时,比他大二十几岁的表哥徐志摩正好带了胡适之、陶行知、汪兆铭等来观潮。也许这是个绝对的偶然,如同潮涨潮落那样偶然。九十五年后,他在香江的苍茫暮色中停止呼吸之际,海宁潮是否还在涨落与他已然无关,就像他手创的《明报》也已与他无关。
 
他毕生的事业到底是《明报》,还是那些被千万人追读的武侠......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30日 21:52

一代报人、武侠小说作家查良镛(金庸)的谢幕

一代报人、武侠小说作家查良镛(金庸)的谢幕

【查良镛(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被证实,我正在夜色中散步,想起十五年前那个酷热的夏天,他说自己的墓志铭。如今,他真的走了。采访和约稿的电话纷至沓来,答应了两家,明天起来再写吧。自2003年以来,《金庸传》先后有过多个不同版本,我最喜欢的还是灰色的精装本,张铭兄题写的书名。谨以此文哀悼一代报人查良镛先生的离世。 】

罗孚先生曾言,如果没有香港,就没有金庸。他是金庸武侠小说最初的催生者。金庸确实是香港特定时代的产儿——

“如果没有香港,世上就没有金庸。如果没有香港,金庸就只有在上海度过四十年代的末日而进入五十年代的日子,当他写他的处女作第一部新派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21:16

蒋经国处理“美丽岛事件”的决策过程

蒋经国处理“美丽岛事件”的决策过程

“美丽岛事件”尚未发生,蒋经国就说1979年是“本党历史上最艰险的一年”,由于外交上的一系列挫折,他遭遇了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和挑战,为了应对变动的内外局势,缓解台湾岛内民间要求政治参与的压力,不仅拓宽民间参政的空间,准备举办“增额中央民意代表”选举,而且批准党外反对派“立法委员”黄信介创办政论月刊《美丽岛》。在蒋经国有意自上而下推动民主进程这个背景下,是年8月《美丽岛》在高雄创刊,短短几个月内不仅发行量水涨船高,而且从南到北建立了十几个办事处,聚集了当时岛内具有相似政治主张的代表人物,不仅言论问政,而且活动频频,实际上成......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5日 12:50

周春梅:“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读傅国涌《新学记》

周春梅:“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读傅国涌《新学记》

【傅国涌按:此文首发于《中国教师报》,发表时有删节,这里是原文。感谢南师大附中的周春梅老师,她有一间辽阔的教室。】

酷暑读傅国涌先生新书《新学记:中国现代教育起源八讲》,如“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带读者于酷热浮躁中回溯历史,冷静审视,重获热情,于失望消沉中,生出前行的勇气与力量。

生存于今日,须承受种种燥热。先说自然环境:极端天气频发,高温持续,人类种种贪欲恶行,结成恶果,殃及自身。再说社会环境:正在富起来的人们急火攻心,争先唯恐落后,只求结果,不择手段。本书尾声中提及一个细节:白马湖畔的春晖中学,曾因李叔同、夏丏尊、朱自......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2日 11:53

一代金融学家、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先生

一代金融学家、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先生

【傅国涌按:与资中筠先生相识之前,我就读过她父亲资耀华先生的自述《世纪足音》,我那时开始关正在关注陈光甫先生创立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而对这位长期担任该行天津分行经理的金融学家颇有好感。十三年前,我曾给上海《外滩画报》写过一篇述评性质的文字。

2016年夏天,我的编年体《民国商人1912—1949:追寻中国现代工商文明的起源》问世,其中将资耀华先生选为中国企业史上1935年的年度人物。正是这一年,他临危受命,出任天津分行经理、华北管辖行总负责人。资中筠先生看到过此文,一年后,当她父亲的自述恢复原来的书名《凡人小事八十年》在上海出第四版前夕,向编辑提议将这一小文收入作为附录,我欣然同意。这不仅......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15:31

第一千零一个挑战者——《献给世界的花环》前言

第一千零一个挑战者——《献给世界的花环》前言

【傅国涌按】从1986年9月到1987年1月,在我20岁之前,我在九山湖畔问学,写下了四万字的思考和阅读札记,名之为《献给世界的花环》 ,起源于我的好友徐新兄《沉默录》中的句子:“世界被葬送的那一刻,有谁为其掘墓,有谁为其献上花环。”三十年前的那个春天,1988年,我在乡村中学任教时,写下了这篇前言,并规规矩矩地抄在笔记本上,似乎就是为了等待有一天来回望。

三十多年过去了,不久前,我们三人在秋日的美术馆小胡同相聚,他们在北京创办了从事有机农业业务的正谷公司,张铭兄还在画油画,正计划着开画展,徐新兄依然保存着那个年代他读的书《诸子集成》《全唐诗》《全宋词》《......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6日 12:36

少年日知录:我的儿童母语教育课开播辞(一)

少年日知录:我的儿童母语教育课开播辞(一)

各位童子好,还有童子们的妈妈爸爸:

你们好!

我是傅国涌,曾经从事历史研究和写作二十年,现在是一位儿童母语教育的践行者,我更看重的是“童子师”这个身份,2017年10月7日,我创立了小小的“国语书塾”童子班,开始与“童子六七人”一起读世界,我的课是立足于母语的“与世界对话课”。

我......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6日 12:36

傅国涌:一个独立学者的生命大欢喜

傅国涌:一个独立学者的生命大欢喜

以《叶公超传》《金庸传》《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记录》等著作备受瞩目的著名历史学者、独立撰稿人傅国涌,在长期关注百年中国言论史、知识分子命运史、企业家的本土传统等之外,十几年来也特别关注近代教育等话题。近日,傅国涌新作《新学记:中国现代教育起源八讲》出版,《过去的中学》《过去的小学》同时推出修订本和增订本,“傅国涌教育三书”全新呈现。

如何在整个文明史的脉络中讲述中国现代教育的起源?教育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一个偏僻山村的孩子又是如何成长为独树一帜的独立学者?<......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9日 10:46

石不能言——故乡雁荡杂忆之五

石不能言——故乡雁荡杂忆之五

前些天看到一张老照片,是故乡的那条石头路,路边有大树、庄稼、树丛、沟坎和远方层叠的山,黑白的画面平静而寂寞,恍若世外桃源,只是没有桃花缤纷而已。这路我曾千百次地走过,路上洒满了我的记忆,却从来没觉得如此之美。或许是距离产生美,在异国摄影家的眼中,这条平平常常的小路,竟成了他表现雁荡山之美的第一个镜头。初读这一大段说明文字,仿佛说的不是我熟悉的这条路:

紧邻东海岸,在秀美的温州古城以北100英里(160.93千米)处,有一处最引人注目的东方景点,人们称为“雁荡山”。不过,这个谦逊质朴的名字,似乎与此处中国的“人间仙境”不太相符,实际上,雁荡......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1:33

课童一年:在母语的时空射雕

课童一年:在母语的时空射雕

戊戌之秋,满城流淌着桂花的香味,这是杭州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国语书塾童子班开班一周年,正好我们从北京游学归来,而长假还没结束,我和童子们及各位来宾、家长相聚在西子湖畔、桂子香中。

回望过去的一年,展望未来的岁月。我只是想在母语的时空里垂钓、采菊、种豆,钓的不是鱼,采的乃是美,种的却是善。与儿童站在一起,为生命中新的大欢喜、大因缘。余生有限,仅此而已。

母语时空浩浩渺渺,横无际涯,童子们将以小提琴、吉他演绎《天空之城》,以竹笛吹出《射雕英雄传》......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7日 21:00

《国语书塾童子习作选》编后记

《国语书塾童子习作选》编后记

课童一年,从2017年10月7日“与天下第一潮”对话,到明天又是八月十八,钱江注定潮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力。我与童子们一起走过了子弹般“穿膛而过”的一年,我们借着母语的载体与世界对话,从湖山之美到花果之美,从四季变迁到春鸟秋虫,从东方的诗赋到西方的话剧,古今中外一切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美好文字,逐一在他们的眼前铺开,带给他们一个新的世界。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6日 10:33

想象山外世界——故乡雁荡杂忆之六

想象山外世界——故乡雁荡杂忆之六
层层叠叠的大山挡住了我的视线,坚不可摧的石头限制了我的脚步。我对山外世界的想象,最初是从一本没有封皮的小儿书开始的,我一直不知道那本小儿书的书名,讲的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击败吴王夫差的故事。但它让我从小就知道在离我不太遥远的北面有一个叫会稽的地方,更远有一个叫姑苏的地方,在一个十分遥远的叫春秋的时代,分属越国和吴国,两地之间有太湖,有钱塘江,那些个性鲜明的人物范蠡、伍子胥,还有美女西施,一部跌宕起伏的吴越史我在儿时便已熟悉,我记得当时还不大识字。
 
一套西湖民间故事的小儿书,则让我从小就对杭州向往不已,三潭印月、雷峰夕照、南屏晚钟&h......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2日 10:20

日本教育家福泽谕吉编译的童蒙读本

日本教育家福泽谕吉编译的童蒙读本

前两年,我读福泽谕吉的自传,知他创立庆应义塾之际,不仅写下了《劝学篇》这些影响深广的著作,而且还编过一套《童蒙教草》,引起了我的关注,可惜迄今还没有中译本。后来我开童子班,从事儿童母语教育,迫切想看看此书,就托在东京留学的学生多曼去寻找此书,她在图书馆找到了,并当即将目录翻译成中文发给我。从“珍爱万物”、“珍爱家人”到“爱我国家、友交邻邦”,共有五卷二十九章,每章二到七个小故事。

看题目就很有吸引力,托她帮我买一本原版书,去年12月,她帮我买到了精装的旧书《福泽谕吉全集》第三卷。当时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0日 09:03

燕京只留下了未名湖:我曾与司徒雷登比邻而居

燕京只留下了未名湖:我曾与司徒雷登比邻而居

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讲演》收入教科书时,删去了一段话:

“现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生长在中国,受的美国教育。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就如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从前在北平时,也常见面。他是一位和蔼ǎi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这不是说司徒雷登有三头六臂,能替中国人民解决一切,而是说美国人民的舆论抬头,美国才有这转变。”

闻一多说得没错,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本人更是自称“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8日 12:06

寻找“善托邦”:民国的中小学校长

寻找“善托邦”:民国的中小学校长

【傅国涌按:2017年1月,在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百年之际,我和资中筠先生、谢泳先生及其他朋友一起,在南京回望了近代以来中国教育走过的道路,资先生讲述了她在天津耀华所受的好教育,我讲了民国的中小学校长是如何做校长的,其实,今天仍然需要那样的校长,就是愿意不断努力,去寻找“善托邦”的校长们。】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经提出一句话:教育是必要的乌托邦。这句话与波兰教育哲学家苏科多斯基的概念一致。他认为,“目前的现实不是惟一的现实,因而不能构成教育的惟一要求。着眼未来的教育精神超越了目前的范围,应以共创明天的现实为目标。”所谓“共创明......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4日 13:49

从孩子出发——“新童年启蒙书”序

从孩子出发——“新童年启蒙书”序

一个人在少年时代与什么样的读物相遇,很可能决定他一生的品质和方向。在我们这个时代,缺的也许不是少儿读物,缺的是真正能从孩子出发,并给孩子打开文明视野的读物,只有这样的读物能引导孩子从小成为一个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健全的人。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不同于成年人,他们的天性还没有被污染,他们有着更为单纯的内心,他们用稚嫩而天真的心灵感受着宇宙万物,对眼前的一切充满了新鲜感和好奇心,并有着无数的奇思妙想。他们总是觉得万物有灵,对所见与未见的一切均洋溢着热切的憧憬。 

真正好的少儿读物,不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式的,将成人世界的现成知识简单地灌输给孩......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2日 20:29

民间教育自救往哪里去?

民间教育自救往哪里去?

【傅国涌按:此文是我一年前写的,曾在这儿发过一次。又到开学季,耳闻目睹那么多家长陷在巨大的焦虑当中,决定将此文做了少许修订,重发一次。】 

中国从农耕文明向工商业文明转型,踏上现代化的不归路之初,不少有识者对民众识字率之低一直耿耿于怀,历史学家研究晚清以来的中国现代化史,也常常拿识字率作为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张朋园先生受亚当·斯密的启发,在《知识分子与近代中国的现代化》一书中,即引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说法,教育人民识字就是经济发展、社会改进和文化提升的一种准备,并对晚清民国的识字率,尤其云......

阅读全文>>